公告:

毕业五年,一切如走马观灯、过眼烟云,如梦境般似真亦幻,当年的豪言壮语已随风飘逝,本我、自我、超我不断碰撞,最后只剩下一具缺乏灵魂的僧侣,一生被定格在那个片段,固定的作息、固定的生活、固定的朋友,不知千年的轮回,是否只为这一生孤寂的宿命。